貴後專寵記
章節目錄

89.089 被擄受罪

書名:貴後專寵記 作者:妖楚楚 字數:6502

“你們是什麽人?竟敢擅闖‘仙宮’!”

有一小巧玲瓏的少女自冰棱上端出現,手中握有似銀杖般的武器,隨著她的出現,周圍立刻湧出男男女女一幹守衛,成包圍狀將殷明譽與秋容圍起。

他們的服飾與大堰截然不同,長像身材卻比大堰國民看起來普遍矮小些。殷明譽收起了長劍,抱拳道:“在下無心冒犯仙宮眾人,隻是為了一物不得而來,還請姑娘勿怪。”

“哦?”那少女眼珠子滴溜溜一轉,嬌笑著從冰棱上飛身而下,上前幾步開口:“你們為了什麽?”

“燼仙藤的果實。”

殷明譽如實相告,離他們最近的一個老婦便立刻警惕道:“果真是打聖果的主意,聖女,就讓我們送他們上西天吧!讓他們有來無回,也讓這幫中原歹人知道知道厲害!”

“慢――”

聖女抬手製止老婦,“這兩個人倒也誠實,先別急著打打殺殺,讓我先問問話。”

“我們水龍一族是專門負責守護聖果的,我是這裏的聖女水玲瓏,也是這裏的統領者,你們二位要聖果做什麽?”水玲瓏輕啟粉唇,視線在兩人周身打量一圈,最後落在殷明譽麵容上。

那視線裏仿佛有些濃濃的興趣,秋容莫名心裏不舒服,卻聽殷明譽不卑不亢道:“為了救人,一個對於在下來說非常重要的人。”他的話裏充滿堅定,秋容垂下腦袋,視線落在腳上繡花的軟鞋鞋麵上。

“心上人?”水玲瓏追問。

殷明譽未出聲,水玲瓏見此“咯咯”一笑,“那你身邊這位,又是你什麽人呢?”

殷明譽皺眉,“這恐怕與取聖果無關,還請水小姐慈悲心腸,賜予在下聖果,無論水小姐提出什麽要求,在下丁當赴湯蹈火,在所不辭!”

“果真!”水玲瓏驚歎一聲,瞧見一旁秋容失落的表情,眼珠一轉,提出一個要求,“那我現在要你親她,我不喊停,你們就不能停!如何,答不答應?”

水玲瓏的無理要求讓殷明譽與秋容同時一怔,在百花樓,秋容就是這樣威脅一個風塵女子這樣對他,沒想到在這漠北,這號稱聖女的少女居然也要搞這樣的惡作劇。秋容麵容刹那間變的通紅,羞赧到極點,不敢望殷明譽那邊,她從來沒想到以前威脅別人做的,還會輪到自己身上。雖然那時她是奉東方恪的命令行事。

“愣著做什麽?到底親不親!”水玲瓏見二人無動靜,不由開口催促,眼底那抹狡黠更盛。

“倘若在下照做,水小姐會一諾千金,把聖果給我們?”殷明譽提出質疑,水玲瓏依舊輕巧的笑著,“當然不可能那麽輕yì,這要看本聖女的心情!”果然。殷明譽流轉,麵色依舊如常,“她非我妻,亦是未出閣的少女,恕在下不能從命!”

“聖女,我們別跟他們廢話了,直接拿下吧!”老婦小眼睛緊緊盯著殷明譽秋容二人提yì,水玲瓏掃了她一眼,冷哼道:“仙宮多少年沒來人了?好不容易進來兩個,我還想再玩玩。來人――,把他們兩個先押下去!”

聖女一聲吩咐,立刻有人上前要捉拿兩人,先前吼著要把兩人拿下殺了的老婦不敢再言。

與秋容對視一眼,殷明譽將手中佩劍插入劍鞘。這些人仿佛與世隔絕般,但從拿著武器的手法來看,也絕對泛濫草包,他們二人現在勢單力薄,現在又是冰天雪地,以他們二人的武功敵對周旋,最後恐也會依舊落入敵手。既然如此,還不如不做無謂的抵抗保持體lì,伺機而動。

被人綁起來後,他們二人很快被帶到了一個石頭砌成的小屋關在一起。手腳都被束縛起來,在這冰雪天氣裏一會兒就凍的四肢麻木,殷明譽身強力壯還能抵抗一會兒,苦了秋容穴道被封,又不能隨意動彈,很快就凍的說不出話來。

殷明譽麵沉如水,隔著小屋要求守衛送禦寒的衣物過來,然而當小侍衛跑遠後回來稟告,他們見到的不是禦寒的衣物,而是興致勃勃跑來“研究”他們的聖女水玲瓏。水玲瓏此刻就蹲在殷明譽的跟前,對著殷明譽那張臉“上下其手”,嘴裏一邊嘟囔,“沒什麽特別的啊,都是一個鼻子兩個眼睛,娘親還說什麽中原人狡詐心狠,想必都是騙我的!”

殷明譽不言不語,任由水玲瓏“非禮”,從她的自言自語搜索細碎的訊息,就在水玲瓏第三遍摸上他的眉梢時,殷明譽沉靜開口:“聖女,能不能麻煩你,給我這位朋友送些禦寒的衣物,不然我怕她撐不過今晚。”

“當然可以。”水玲瓏站起身來,稍一揮手,立即有她的女侍人魚貫進來,給秋容鬆綁換衣。

因為太冷,殷明譽麵色也早蒼白如紙,水玲瓏饒有興趣的盯著他,似乎在等他向她求饒的軟話。她的心裏想:“開口吧,開口吧隻要你開口,本聖女立即讓人給你熱水沐浴換衣,並且不會偷看。”可惜殷明譽也生就是個不會求人的,她心裏心裏像貓爪子抓的,等了半天也沒等出來男人多說一個字。

為了避免殷明譽被凍壞,水玲瓏讓手下同樣取來了禦寒衣物給殷明譽。殷明譽這人,生就一副好皮相,倘若是他想誘惑誰,那當真是太妖孽了。接下來的幾天裏,被撩撥的一顆春心蕩漾的聖女不僅吩咐讓人放了他們,還允許他們在原地動作有所出入,這一qiē都要歸功於殷明譽,另一邊同樣被囚的秋容隻能一遍遍不厭其煩的給看守他們的、水玲瓏的族人講外麵的趣事。

“我今天可以告sù你一個關於聖果的秘密。”兩人並偕同行,聖女輕輕說道。殷明譽停下腳步,“還請聖女直言。”

“聖果十年一熟,是十年一見的珍品。”仿佛在回憶什麽,水玲瓏的目光穿透了跟前的小巧冰棱,恍惚又道:“江湖人士曆年來到大漠尋找,就是為了找到聖果,食下增長功力。他們隻知道聖果的好處,卻不知道聖果若是未熟,強取也是會讓聖果迅速化為汁液消失,然後重新等待下一個十年的生長。”

殷明譽被水玲瓏的這番話嚇出了一番冷汗,昨日他曾悄悄的勘察過長著聖果地方,那小巧的如同草莓般大小的果實如果沒錯的話就是聖果,當時突然有人到來,他還沒來得及摘取便隱身而去,現在聽到水玲瓏講,他隻有萬分的慶幸。

“那到底怎樣才能取得聖果?”

“要等到聖果成熟。按說今年就是聖果生長的第十年,但聖果遲遲未熟,就是因為沒有遇到它的‘有緣人’,當日你和那位姐姐闖進來,我猜測你可能就是那個能讓聖果成熟的‘有緣人’之一,當然我這個隻是猜測,不一定吻合。”水玲瓏不緊不慢的開口道,眸子裏充滿狡黠。

“你同我一起看看聖果?”殷明譽無法拒絕水玲瓏的邀請,兩人一同來到燼仙藤生長的地方,被悉心用冰棱圍起來的、冰寒的石頭縫縫裏,一米多長的燼仙藤頑強生長,被水龍一族稱作聖果的果實有三顆,此時都在燼仙藤露出來的枝葉下若隱若現。

“你可以碰碰她,輕輕的。心裏想著你要救得那個人,如果你的心夠誠,聖果便會為你成熟。”

水玲瓏一臉虔誠,殷明譽一言不發的照做了。他來到燼仙藤跟前蹲下身子,大手撫上燼仙藤的枝葉,“求求你,仙藤,我想救一個人…一個很重要的人…不管付出任何代價…”

水玲瓏轉圈跳舞完畢,手掌重重拍上殷明譽的肩膀,“這次聖果的成熟你功不可沒,聖果一共三枚,我可以做主讓你取一枚!”

一道威嚴的滄桑聲兒傳來,水玲瓏聞言驚喜轉身,“飛岩大長老,您居然閉關出來了!”

殷明譽低低的話語隱約傳入耳中,水玲瓏後退幾步,留給他和燼仙藤更大的私語空間。一炷香的功夫後,水玲瓏再次來到燼仙藤的跟前,聖果沒有絲毫變樣,惋惜的看了一眼殷明譽,水玲瓏冷聲道:“聖果不願意為你成熟,看來你不是那個有緣人。”

殷明譽前所未有的頹廢,燼仙藤的果實拿不到手,流煙身上的毒就無解。殷忠賢一開始就沒打算讓她長久活著,所為解藥也不過是壓製毒性的另外一種慢性毒藥,若不能取回聖果,那等待流煙的,將會是死路一條!

不,他絕允許這種事情發生,就算是配上他的性命!聖果一日不成熟,他就在這裏守一日;一年不成熟,他就在守一年…一年、兩年、三年…隻要她的身子還撐得住,他就算是困在這仙宮十年,隻要聖果成熟,他也要把聖果聖果帶出去給她解毒!

短短一瞬間,殷明譽的腦海裏已經掠過了很多事情,就連以後的人生主意也已定下。就在他獨自沉浸在“悲傷”中時,酷寒的空氣中逐漸起了一股香味,並且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濃鬱。水玲瓏原本是想安慰他,聞到這股味道時欣喜的抓著他大喊,“成了成了!仙藤聽到了你的心聲,她願意為你把果實成熟!就是這個香味,十年了,我終於再次聞到這股味道了,天呐,我太開心了!”

水玲瓏興奮的在原地轉圈跳舞,水龍一族的族人被聖果成熟散發的香味逐漸吸引前來,所有人都驚奇的望著這神奇的一幕。此時三枚聖果都已由原來的青色變成了水紅色的模樣,儼然是成熟的狀態。秋容也在人群中,看到聖果成熟的她臉上更多的是驚愕,隨後表情變的更複雜。

水玲瓏轉圈跳舞完畢,手掌重重拍上殷明譽的肩膀,“這次聖果的成熟你功不可沒,聖果一共三枚,我可以做主讓你取一枚!”

“聖女不可!”

一道威嚴的滄桑聲兒傳來,水玲瓏聞言驚喜轉身,“飛岩大長老,您居然閉關出來了!”

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
×
加入時間章節名
暫無書簽,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~
×
閱讀主題:
正文字體:
雅黑 宋體 楷書
字體大小:
A- 16 A+
×
加入書架

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~

加入書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