貴後專寵記
章節目錄

第003章 梨簪秘密

書名:貴後專寵記 作者:妖楚楚 字數:6506

第三章

朝陽的光輝慢慢越過宮牆灑遍角落時,鬱鬱蔥蔥的大樹下,阮流煙正在海青石桌前端坐。初夏的清晨還帶著些許涼意,腳下綠草茵茵,一路走過來鞋麵已被露水沾濕大片。

茗月已去召集眾人過來,此時桌前隻剩阮流煙一人,朝陽的光輝灑在身上,帶來一股微微的暖意,隻身坐在桌前,她將手臂支在石桌,偏了偏頭對著太陽閉上了眼睛。

茗月領著眾人來到的時候,看到的就是阮流煙撐著額頭似睡非睡的樣子,四周草木翠綠,美人在樹下桌前扶額獨坐,怎麽看都是一幅怡人的美景。跟在茗月身後的眾宮人麵麵相覷,一時間不知道是該請安還是該靜默不言。

“小主,人都到齊了。”

身後眾人似啞巴了一般,茗月隻得硬著頭皮開口。隨著她音落,阮流煙一瞬間睜開眼睛,美目隨即掃向眾人。

三個月前,她替殷明珠進宮,在選秀時期行事低調、謹慎防備,有些搏彩頭的地方也故意表xiàn平平,然而殷忠賢的官位注定殷家她不會落選。但因她各方麵都表xiàn的不出彩,因此最後隻獲封了一個六品容華。

選秀結束後,阮流煙就帶著茗月來到分配好的宮殿入住。按位分重華宮內分得宮女二人,殿門內外侍奉太監四人,連同阮流煙帶進來的陪嫁貼身丫鬟茗月,整個宮內僅不到十人。可惜就僅有八人的宮苑,也能整出幺蛾子。

自選秀結束以來,重華宮是最後一個迎來聖上腳步的地方,那晚阮流煙以月事為由推脫了侍寢,後來東方恪就幾乎沒再來重華宮內留宿過。

錯失聖寵,一時間宮內各處對於重華宮內她這個主子冠以各式各樣猜忌和奚落,大多都是幸災樂禍。至於自己宮裏這些人,私下也在埋怨跟錯了主子,這些都是茗月聽來告sù他她的。

在這皇宮裏給人做奴才的,誰不是日日夜夜做夢都想往上爬,跟個受皇恩隆寵的主子風風光光,衣食不愁,所以他們暗裏不滿,阮流煙不怪他們。有的在宮裏偷奸耍滑偷懶的,她也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得過且過。但如今竟有人大膽到敢在宮裏行竊,竟敢…竟敢偷走了子瑜送給她的東西,是她太由著他們放肆了。

“奴才/奴婢給小主請安,小主吉祥。”來到阮流煙跟前,眾人異口同聲。

“跪下!”

阮流煙毫不客氣的嗬斥讓眾宮人均是一愣,反應過來立刻俯倒在地。

半晌,頭頂再沒任何聲兒傳來。眾人伏在地麵噤若寒蟬,一會兒的功夫,偌大的宮苑靜寂的可怕。

一旁茗月端來了熱茶,阮流煙接在手中啜了一口,放至一旁,“知道本嬪為什麽讓你們跪嗎?”

“奴才/奴婢們不知,還請小主明示。”眾人如此回話,令阮流煙嘴角微微勾起。

她掃了茗月一眼,茗月立即上前一步道:“小主最喜愛的一隻玉釵,昨日放著今日早起就不見了,宮裏並未聽說哪處出了偷盜的賊,而且偷竊者並沒有在小主臥房留下任何蛛絲馬跡,由此可見是重華宮裏出了內賊。你們是誰擅自拿了小主的玉釵,還不快主動站出來?”

茗月話落,場麵仍是一片靜寂,伏在地麵的眾人均一聲不吭。

見此情景,阮流煙驀地站起身來,在眾人跟前來回踱了一圈,她不怒反笑:“沒人承認?這麽說你們都是清白的,是本嬪冤枉了你們?很好!茗月,你這就去找內務府陸總管,就說重華宮這批奴才本嬪用不起,讓他過來把這些個賤奴都打發了去!”

一般在宮裏當差的宮人,若是被宮妃下令遣走的,以後都沒機會再尋到什麽好差事,多半是打發到又髒又累的地方去做事,那種地方不僅會受到欺辱,還不能吃飽穿暖,被稱為宮裏的“人間地獄”。

聽到阮流煙如此說,眾宮人紛紛討饒。

阮流煙居高臨下的掃視他們,企圖從某一個人臉上發現一絲蛛絲馬跡。七人共分為兩排,後四名太監每喊一句‘娘娘饒命’,就往地上磕一個頭,前麵伏著兩名宮女已有些在邊磕頭邊掉淚。

仔細瞧去,右邊那位雖然在瑟瑟發抖,可是右手卻死死的拽著身側的裙裾,阮流煙心中一動,就要朝著她移步過去。

“皇上駕到――”

隨著一道拉長了尾音的尖聲,不一會兒拱門處魚貫進來幾人。東方恪一身朝服走在最前,阮流煙連忙迎了上去,欠身請安:“嬪妾參見皇上。”

“愛妃不必多禮。”東方恪伸出大手虛扶她的雙臂,仿佛未看到跪在地上的眾人,他道:“昨日你舊疾複發,朕走的倉促,沒能陪在你身邊。你現在身子可好些了?”

“回皇上,嬪妾已經沒事了。多謝皇上記掛。”阮流煙反握住東方恪的手掌笑道,挽著他的手臂來到石桌坐下,“皇上還沒用早膳吧,嬪妾這就讓人去準備。”

“不用忙活了,”東方恪製止她欲動步的身影,“朕一會兒還要去太後宮裏。”

“不過,這是怎麽回事?”掃了一眼跪著的眾人,東方恪穩聲問道。

麵對東方恪詢問的眼神,阮流煙有些忐忑不安,方才把眾人都叫過來,竟然忘了留兩個人守著大門,門口連個守門的也沒有,他們一行人長驅直入,門口是何幅景象定然已收入眼中了。

“回皇上,是這樣的。方才嬪妾丟了一隻耳環,一時心急就把宮裏的下人都喚來讓他們去找,還好大家盡心竭力,已經將耳環找到。嬪妾正準備讓茗月拿些銀錢賞他們,沒成想皇上您就來了,讓皇上您見笑了。”

潛意識不想讓皇帝知道她丟的是釵而不是耳環,阮流煙半真半假的說出了原因,隨即對著跪著的宮人吩咐,“你們先下去吧,回頭我讓茗月把賞錢拿給你們。”

“謝小主賞賜,奴才/奴婢告退。”

跪著的宮女大氣也不敢出,阮流煙為什麽撒謊她們想不通,也不敢想。眾人隻知道這種事若是被皇帝知道,那才是小命難以保全,如今阮流煙讓他們退下,底下的每個人都鬆了一口氣。

好在東方恪聽到阮流煙所說的原因之後並沒有繼續追問,吩咐茗月取來點心,阮流煙陪著他邊用邊說了一會兒話。東方恪沒有待太久,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就起身要離開,阮流煙亦步亦趨,直到送他離了重華宮門口。

目送東方恪離去以後,阮流煙踏進宮門,吩咐兩人守著宮門,她直接讓人傳了方才那個看起來有嫌疑的宮女來問話,這名宮女名叫紅兒,紅兒剛到跟前欠身行禮,重華宮就來了客人,她不得不先吩咐紅兒退下。

隨著宮人通傳,身著水青色外衫,內襯雅白襦裙的女子就從拱門處款款而來,身後亦步亦趨的跟著兩名宮女。來人乃是戶部侍郎之女,鄭采女鄭雪兒。

三月前參加選秀時,阮流煙曾與鄭采女曾與同住一院,那時兩人不遠不近的搭過幾句話,後來各自封了位分,就鮮少有來往走動,她此番來訪,阮流煙自是打起精神應對。

待迎著鄭采女在大堂坐定,兩人邊喝茶邊心照不宣的寒暄,一杯茶飲畢,阮流煙笑著開口,“妹妹,你今日來,可是找姐姐有事?”

鄭采女亦是笑意滿滿,“聽聞皇上昨日特意來重華宮內看望姐姐,妹妹是來給姐姐道喜的。時至初夏,禦花園內已有不少名珍花卉競相開放,妹妹想邀請姐姐一起去禦花園賞花,不知殷姐姐可賞臉?”

麵對鄭采女的邀約,阮流煙是想拒絕的,但轉念一想一會兒時間久了,宮中恐怕可不止隻有一個鄭采女到訪,既然她來邀約,不如隨了她去賞花,那些人來了頂多就是撲個空。

於是阮流煙笑笑,麵上不動聲色的答應。鄭采女一聽阮流煙如此爽快,立即從石凳上起身,拉住阮流煙手心,“如此甚好,殷姐姐,那我們就出發吧!”

兩人相伴而出,頭頂雲彩潔白,碧空如洗,讓她們一致選擇了徒步而行,就這樣,身後跟著一幹太監宮女,兩人一路徒步朝著禦花園的方向而去。

去往禦花園的阮流煙並不知道,就在她和鄭采女出了宮內,李得詔帶著一行人又來到重華宮。約莫一盞茶的功夫,他匆匆領著人離了重華宮,將審問來的東西交給了身處乾心宮的主子。

“就是這個東西?”

端坐在寬大的紫檀雕漆木椅上,把玩手中與其他首飾並無大不同的玉釵,東方恪問的漫不經心。

李得詔上前身子前傾,恭敬回答:“回皇上,千真萬確,今日殷容華大動幹戈,要找的就是這隻玉釵。”

“朕知道了,你先退下。”

受到指令,李得詔悄無聲息的退了下去。

東方恪手執玉釵起身,隻身來到窗前。眺望遠處春|色,他的手中不覺使力,隻聽“吧嗒”一聲,東方恪低頭,看到手裏玉釵的釵身玉色剝落,露出一隻纖細的木雕簪子來。

這簪顯然是手工之作,樣式簡單而又素淨,隻在簪頭處雕了一朵梨花,但勝在工細,一朵梨花雕刻的惟妙惟肖,可以看出做簪之人十分用心。

嘲弄的彎了彎唇角,東方恪順手翻過簪身,一眼便瞧見,在不起眼的簪頭底處,竟有個刻成的行楷小字:煙。

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
×
加入時間章節名
暫無書簽,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~
×
閱讀主題:
正文字體:
雅黑 宋體 楷書
字體大小:
A- 16 A+
×
加入書架

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~

加入書架